油价

悉尼机场站成为乘客逃票重灾区 年底火车或将实现非接触式支付

07-10-2018 交通 政策 印象编辑 素材来源: 澳大利亚新闻集团
摘要
悉尼的两个机场站成为了乘客逃票重灾区。

悉尼印象10月7日悉尼电 据澳大利亚新闻集团报道,悉尼的两个机场站成为了乘客逃票重灾区。Opal公交卡支付系统有一项特殊设定,乘客可以在不付全价的情况下离开车站。在出站刷卡后,即使Opal卡的余额为负值,乘客依旧可以出站。这可能导致交通网公共资金损失数百万澳元。

 

(图片来源:澳大利亚新闻集团)

 

新南威尔士州政府曾考虑过收取10澳元的Opal卡工本费,以杜绝利用Opal卡支付漏洞逃票的行为。该州还计划让90%的通勤者使用信用卡和借记卡来代替Opal卡支付交通费用。

 

逃票者们使用低余额的Opal卡进行逃票。如果交通费用超过了卡内余额,那么刷出站后卡上的余额将变成负数,而下次乘客充值时,负余额会被自动冲抵。但是,逃票者们会直接丢弃余额为负数的Opal卡,然后购买一张新卡重新使用。

 

目前,在悉尼的火车、有轨电车、公共汽车和渡船上,以及在纽卡斯尔、中部海岸、卧龙岗和蓝山都可以在充值之后免费获得一张Opal卡。而其他很多地区的公交卡采取收费制度。比如阿德莱德的MetroCard需要工本费5澳元,墨尔本myki卡需要6澳元,昆士兰Go卡需要10澳元。

 

(图片来源:澳大利亚新闻集团)

 

Opal卡的制作成本为2澳元,这意味着新南威尔士州的纳税人正在补贴Opal卡的使用成本,比如说游客购买的Opal卡。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和费尔法克斯报(Fairfax)报道称,一系列文件显示,政府曾考虑将Opal卡的工本费定为10澳元以弥补卡的生产成本,同时也可以弥补未全额支付票价带来的收入损失。

 

新南威尔士州审计署(NSW Audit Office)去年12月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的一年里,Opal卡的负余额造成了260万澳元的收入损失。这占总收入的0.2%。自Opal卡问世以来,截至2017年7月,损失金额已达420万澳元。这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审计署的报告指出,2015-16年期间,有负余额的Opal卡数量从36.3万张(负结余为130万澳元)增加到2016-17年间的77.67万张(负结余为260万澳元)。

 

(图片来源:澳大利亚新闻集团)

 

在悉尼机场,负余额出站的现象尤为严重。卡内余额不低于14.30澳元的乘客才能从悉尼机场进站。在高峰时段,从中央车站(Central Station)到国内机场站这10分钟的短途旅行费用为17.84澳元。但是,即使是在高峰时段,从中央车站进站的成人Opal卡仅需要不低于3.34澳元,这意味着有些狡猾的乘客可以使用余额低的卡进站,然后在机场出站,卡上的负余额可能永远无法收回。费尔法克斯报报道说,大部分带有负余额的Opal卡最后一次被使用都是在国内和国际机场站。仅在这两站,交通局就损失了至少200万澳元。

 

新南威尔士州交通局估计,每年大约有2200万件火车和公共汽车逃票的案例。审计署建议:“交通局应采取措施,防止乘客使用负余额的Opal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但是,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并不支持10澳元购买Opal卡的计划,并表示,该计划在短期内对收回机场损失的收入没有很大帮助。交通部长安德鲁·康斯坦斯表示,Opal卡是该州公共交通系统的基础,我们不打算对Opal卡收取任何费用”。

 

据报道,新南威尔士州交通局目前正在考虑一项耗资5亿美元、历时10年的项目,该项目旨在弱化Opal卡的使用,使乘客们转向使用信用卡、借记卡和苹果支付等移动支付。如果乘客用自己的银行卡支付车费,那么新南威尔士州交通局就不用担心负余额的问题了。


 

(图片来源:澳大利亚新闻集团)

 

目前,渡轮和轻轨用户可以使用非接触式智能卡出行,随后,今年年底将推出非接触式列车。其目标是让90%的乘客放弃使用Opal卡,转而采用其他支付方式。

 

新南威尔士州交通局表示,实施非接触式乘车项目预计将耗费5亿澳元,如今费用已经下调了三分之二,但是,新南威尔士州交通局没有指明如何让乘客过渡到使用非接触式乘车。康斯坦斯表示:“非接触式支付为客户提供了便利,但Opal卡仍可使用。”

 


编辑:赵斯辰

责任编辑:李含悦

来源:澳大利亚新闻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