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

澳华裔医生采访表露心声,在身份认同中挣扎

16-04-2018 印象编辑
摘要
悉尼印象2018年4月16日讯,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洲著名华裔医生Charlie Teo张正贤日前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自曝因受到各种歧视而痛恨自己的亚洲血统,希望自己是白人。 ...

悉尼印象2018年4月16日讯,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澳洲著名华裔医生Charlie Teo张正贤日前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自曝因受到各种歧视而痛恨自己的亚洲血统,希望自己是白人。

 

张正贤向澳大利亚人报记者透露,“我恨过我是中国人,没有一个早晨,我不是在这样的想法中醒来…真希望自己看起来像白人。”。


在华人圈,到处都传颂着他被澳洲医学界封杀的不公待遇,以及靠个人的执着与努力,震撼全世界的励志故事,如今,他接受澳媒采访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Charlie Teo医生接受采访节选片段:

Q:“追溯你的宗谱,你曾希望自己能跟成吉思汗沾亲带故。你崇拜他的什么品质呢?”

A:“他是人类的统治者,我也通过实例试图成为一名领袖。但成吉思汗也是个强奸犯,掠夺者-这是我不想效仿的品质。我更愿意去想一想我是如何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

 

 

Q:“你除了探索有趣的中国人和马来西亚人的祖先。你对于自己父母的‘背景’了解吗?”

A: “这些过去从来没让我担忧,我也不感兴趣-我妈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我爸(在Charlie9岁时离开了这个家)也从来没有提过。”

 

 

Q: “在悉尼长大,你不会想做一个中国人?”

A: “我恨我是中国人。没有一个早晨,我不是在这样的想法中醒来:真希望自己看起来像白人。我的女朋友们看到我每天要面对的种族歧视,都彻底惊呆了。追求医学一定是十分具有挑战性的,然后...它改变了我30年来的人生。我在医学院的其中一位临床导师,让我从他的课堂上滚出去,他不希望亚洲人和女人进他的小组。现在当然情况不会像那么难以容忍了,但依然有一些像那样的怪咖,他们只是歧视地更偷偷摸摸了。我就读的那所医学院依然很像一个老男孩俱乐部。但我现在并没觉得因为我是亚洲人就不受欢迎。我不受欢迎是因为我没有顺应潮流,[在澳洲和海外进行肿瘤手术,这个行当通常被人认为风险太大]。我做的事和说的话别人不喜欢。”

 

 

 

来源:The Australian

责任编辑:Che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