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

章莹颖案4月2日审判!辩方律师反对关键证据,案件开审前风波不断

24-01-2019 FBI 绑架 印象编辑 素材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摘要
距离案件审理还有不到3个月的时间了,被告律师于不久前,曾以“章莹颖是中国人”为由提出上诉,企图为克里斯滕森躲避死刑。


2017年6月9日,中国赴美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犯罪嫌疑人锁定为克里斯滕森,也是一名UIUC的学生。


由于种种原因,案件的审理一拖再拖,终于敲定将于4月2日对此案件进行审理。


距离案件审理还有不到3个月的时间了,被告律师于不久前,曾以“章莹颖是中国人”为由提出上诉,企图为克里斯滕森躲避死刑。


不仅如此,被告律师还对本案的关键证据提出质疑,试图排除关键证据——


其中包括前UIUC学生艾米丽·霍根(Emily Hogan)的证词。


艾米丽·霍根(Emily Hogan)是章莹颖案的关键证人之一。


作为一名前UIUC的学生,霍根曾在章莹颖失踪的当天,在巴士站附近遇到一位开着黑色轿车的男子,并试图诱拐她上车。


警方的监控录像显示,章莹颖就是坐上了一辆黑色轿车的副驾驶,消失在监控中。



检方此前表示有线人告诉调查人员,克里斯滕森曾说自己通过出示警徽、假冒卧底警察骗章莹颖上车。


(图源:news gazette)


霍根和章莹颖遇到的是否为同一辆轿车,嫌犯克里斯滕森是否在街区“狩猎”受害者,都将从霍根的指正中得到部分答案。


当地时间上周五,霍根出庭作证。霍根称,在章莹颖案发生不久后,自己在警方提供的犯罪嫌疑人照片中看到克里斯滕森时,立即感到“震惊”,伴随生理反映。


霍根当即告诉警察,这就是当时想要诱拐自己的人。


克里斯滕森  图源:美联社


FBI探员为了确认这一关键证据的真实性,反复对霍根进行确认。


霍根犹豫了,她当时无法很快就确认克里斯滕森就是嫌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指证很可能会牵连无辜。除了克里斯滕森,她认为另外一张照片上的人也有可能是当时想要诱拐自己的人。


最后,她告诉探员自己有60%的把握,当时黑色轿车上的人是克里斯滕森。



霍根的指证是本案的关键证据之一,将在4月份的审理中进行讨论。


而如今,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塔瑟夫(George Taseff)正在为了推翻霍根的指证而努力着。


被告律师认为霍根的指认存在两个漏洞,不足以成为开审的证据——


第一,霍根在指认照片时,FBI探员并未对此过程进行录像。当时在场的霍根、提供照片的FBI探员,以及在场监督的探员,三人的证词存在出入,关于怎么看照片、花了多少时间看照片、每张照片看了几次有不同的说法。FBI探员是否进行了诱导或暗示,也不得而知。


第二,霍根曾对试图诱拐自己上车的男子进行样貌描述,但是描述非常模糊,甚至不足以和里斯滕森扯上任何关系。


FBI探员反驳,自己从未对霍根进行任何诱导和暗示,霍根的指证也和克里斯滕森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法官目前还没有做出判决,是否将照片的指认作为关键证据,但是相信很快将做出决定。


章莹颖的案件已经500多天了,在4月2日的审判中,如果克里斯滕森被定罪,他将会面临死刑。


为了减轻刑法,被告克里斯滕森不仅意图排除关键证据,还曾接受精神鉴定、以章莹颖是中国人为由试图躲避死刑。



2017年7月3日,章莹颖案开始审理。嫌疑犯克里斯滕森出席联邦法庭,首次出现在大众面前。


在第一次当庭审问中,克里斯滕森面色苍白、表现镇静。法官问他是否承认绑架章莹颖,他当场否认。


(克里斯滕森)


法庭外聚集了数百位关心章莹颖的同学,民众,以及为莹颖寻求正义的华人们。


他们举着“等莹颖回来”、“请还给我们一个安全的校园”的标语,希望司法机关能够给罪犯处罚,拒绝他的保释请求。


最终,法官驳回了他的保释要求,并继续将他关押监狱。


(图片源自凤凰网)


2017年7月20日,章莹颖案正式开庭。


在这次庭审中,克里斯滕森做了约4分15秒的简短发言。当法官询问他是否服用药物时,克里斯滕森回答自己正在服用一种叫氯硝西泮(klonopin)的抗抑郁药。


嫌犯的这句话,让很多人心头一紧。

克里斯滕森以抑郁症做挡箭牌,宣称自己“无作案意图”来做无罪辩护。


(图片源于凤凰网)


由于未找到章莹颖遗体,警方虽然认为章莹颖已经遇害,但美国遵守“疑罪从无”原则——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除非被证明有罪,否则被告将被认定为无罪。


根据美国法律,下一阶段是“认罪协商”,嫌犯认罪将免除审判程序,同时接受较低的刑法。如果嫌犯拒绝认罪,审判将进入最后一个程序——一旦嫌犯被证实有罪,嫌犯可能面临终身监禁或死刑。


2017年10月11日,在20多分钟的审判中,克里斯滕森否认所有指控。



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律师,以“此案过于复杂”、“庭审准备时间不足”为由,请求章莹颖案庭审推迟。检方同样表示希望将庭审时间延迟。


最终,章莹颖案将于2019年4月份开庭审理。


(图片源于:世界之声)


在案件一拖再拖的时间里,克里斯滕森用尽一切方法,来换取自己免于死刑的可能。


去年12月14日,章莹颖案听证会上,被告辩护律师曾称联邦政府在该案中缺乏管辖权,在该情况下寻求死刑属于违宪。


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律师称:“这是试图将典型的地方犯罪转变为联邦犯罪,显然是为了寻求死刑。”


但联邦检察官反驳了这一说法,称:“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每当联邦调查局调查一个案件时,联邦检察官办公室都会介入。克里斯滕森在这起绑架案件中使用了手机,所以这起案件理应属于联邦法院系统的管辖范围。”


法官也指出:正是因为嫌犯在绑架行动中使用了手机,才使得案件进入了联邦法院管辖范围。


图源:chicago abc7


嫌疑人律师还曾提出对克里斯汀森死刑的指控必须全面撤诉的动议,原因是FBI的非法搜查行为。


前不久,嫌疑人布伦特·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的律师再次向法庭提交抗议,联邦政府仅仅因为受害人是中国公民,就对该案件进行干涉是违宪的。


案发地伊利诺伊州在2011年就已经废除了死刑,嫌疑人正是想借此机会,试图躲避死刑的惩罚。


图源:chicago abc7


章莹颖案件从一个家庭的不幸,如今已经成为整个华人圈子都在关注的大事。从章莹颖失踪到今天,已经500多天了。


寻求死刑,不光是为了安慰章家人,更是为了让凶手没有机会再伤害其他无辜的生命。


图源: chicago Tribune


4月2日,对于嫌犯的审判即将开始。希望法律能给所有关注章莹颖案件的人一个交代,让莹颖的家人寻得正义。


相信,虽然找寻正义的道路艰难且漫长,但它终不会缺席。


ref:

http://world.huanqiu.com/article/2019-01/14138852.html